·  中国红色教育网欢迎您!

维和官兵走进“中东雷场”,步步惊心
2016-04-11 15:04:58   来源:网络转载   评论:0

查看原图

 

黎巴嫩与以色列临时分界线,蜿蜒曲折的121千米“蓝线”上,遍布着上千个雷场,埋设着数十万枚各类地雷,被外界称为“中东雷场”。在这里,活跃着一群英勇的中国扫雷兵,他们是来自陆军第14集团军某工兵团的第14批赴黎维和多功能工兵分队的维和官兵。为了让动荡的中东地区重归稳定,为了让战乱中的黎巴嫩人民得到和平,他们远赴他乡,执行扫雷排爆、工程建筑等任务,将青春与汗水抛洒在维和战场。本期,就来听他们讲述在黎巴嫩执行扫雷任务时,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

\

​维和官兵正在进行排爆作业

三次提醒,让我明白雷场惊险

讲述人:叶洋萍

扫雷排爆被形容为“在刀尖上跳舞”,是世界上公认的高危作业。前不久,我跟随扫雷作业小组,前往“蓝线”上的雷场,准备拍摄一组扫雷兵作业的照片。没成想,照片没拍多少,却让我对雷场的险象环生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早上6时,我们的队伍就集合出发。一路向南,车队爬上一座座山坡,经过1个多小时的行驶,终于到达雷场。道路两侧,一块块画有骷髅头的三角牌让人不寒而栗,锈迹斑斑的铁丝网警示着网外就是雷区。不远处,以色列高耸的观察哨所进入眼帘。

车辆刚停稳,我就迫不及待想跳下车,来探个究竟。身后的作业组组长李文斌一把抓住我的衣服,让我坐回原位,说:“先在车上等会儿,待会儿听通知再下车。”说完,他穿戴起防护装具,拿着探雷器,先行下车,对车辆周围空地进行探测。我们整整等了半个多小时,在得到他的肯定答复后,人员才依次下车,在指定区域内活动。

“美丽的花朵下,可能就有一枚地雷。”我手拿相机,为了寻找拍摄他们卸载物资时的合适角度,向铁丝网的一侧走了几步,踩进草丛。李文斌再次提醒我,让我赶紧从里面出来,叮嘱我别乱跑,要在安全的区域内活动。有了两次提醒,我变得“乖”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联黎部队战斗工程处的官员来到作业现场,与扫雷排排长、作业组组长往雷场安全通道走去,准备进去勘察作业区域。“这是个不错的题材和场景。”我想着,既然是雷场安全通道,两边又都有铁丝网,按照我的判断,应该是安全的。

我“唰”地一下,就从一根倒在路边的铁桩上跨了过去,冲到大家前面,想拍一张他们勘察的照片。这一幕,正好被排长王云龙看见,他冲着我吼道:“你不要命啦。”随后,他让我跟在队伍后面,顺着大家的脚印走。按照他的说法,此刻名义上的安全通道其实已不再安全,因为受雨水冲刷等影响,地雷很可能冲到通道内;加上年久失修,原有铁质隔离桩腐蚀严重,部分桩发生位移,这都增加了安全通道不可预知的危险性。

三次提醒,让我明白雷场危险无处不在。在这里作业,时刻都要小心谨慎,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付出血的代价。

 

\

清理杂草,维护雷场通道

扫雷,差点着了“石头雷”的道

讲述人:王万兵

去年5月,我有幸成为第14批赴黎巴嫩维和多功能工兵分队的一员,再次踏上黎巴嫩,执行维和任务。上次第10批出来维和时,我是一名扫雷兵;这次出来,我还是负责扫雷排爆任务,还当上了作业小组的组长,身子的责任也更大了。

不久前,我们到“蓝线”某作业点进行雷场通道维护。到达现场,一眼望去,满山的石块,稀稀疏疏地散落在半山坡上,安全通道顺着山坡蜿蜒而上。熟悉的场景,让我一下子就回忆起上次出来维和时,在这里开辟通道时的情景。

两年前,我们受领扫雷任务,到此开辟雷场安全通道。当时,山坡就和现在一样,全部都是花岗岩石堆。作业开始后,我在监督员的安排下,穿上防护服,提上作业包,在山脚一侧开始作业。

越往上走,石头渐渐多了起来。我拿着探雷器,对一块石头进行探测。突然,探雷器发生“嘟嘟”的蜂鸣声,急促又刺耳。“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石头下面埋有雷?”我冒出一身冷汗,心里疑惑不已。以前在搜排时,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我重新定了定神,握紧探雷器,重新探测了一遍,探雷器发出的蜂鸣声依然很刺耳。

“信耳朵,别信眼睛。”当时,老班长教我扫雷说过的话,在脑海里一遍遍响起。我又再一次对信号源进行定位,并着手开始清排。我趴在地上,仔细观察着石头的周围,从外圈入手,一点点清理周围的土层,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挖掘了两个多小时,才使它露出“庐山真面目”。原来,这是一枚被伪装成石头模样的诡计雷,外表与石头一模一样,真是火眼金睛都看不出来。那次以后,我就经常提醒身边的战友:千万别信眼睛,要信耳朵。

 

\

维和官兵身着厚重防护服作业

作业时,来了个“不速之客”

讲述人:李桃

有一天,我们小组从营区出发,前往“蓝线”作业点,执行雷场通道维护任务。所谓雷场通道维护,就是对通道进行二次清排,并重新整修铁丝网与隔离桩。

那天,我手持探雷器,在通道内进行仔细搜排。作业没几分钟,一阵声响从铁丝网外的雷区传来,而且动静越来越大。这会是什么东西呢?作业的两侧,都有铁丝网封围,再往外就都是雷区,竖着一个个骷髅头的图案,警示着人们请勿靠近。因此,一般情况下,不可能有人进去,除非是动物。我赶紧停止作业,起身翘望,发现几十米外的草丛中,隐约有一个形似狗模样的动物趴在地上,瞪着眼睛,直直地看着这边。

雷场上情况不明,万一那动物稍有不慎,触碰未爆物而引发爆炸的话,肯定会波及在通道内作业的人员,而且作业区域靠近以色列的技术围栏,势必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我赶紧通过对讲机,向监督员进行报告。没过一会儿,监督员就穿着防护装具来到作业区域,拿着望远镜仔细查看情况。

“那是一只幼狼,可能是落单了。”监督员对我说:“前几批维和官兵在开辟雷场通道时,也经常遇到狼和山羊窜进雷区,时常有触碰地雷被炸死的。”随后,他让我把作业工具先收一收,退到通道外,暂停作业,以防发生事故。大约半小时后,我们发现幼狼向另个山头跑去,我这才继续穿上防护服,进入通道内进行作业。

\

“蓝桶”作业

第一次上雷场,弹片见证我的成长

讲述人:刘权

维和集训时,我从其他专业转岗,开始学习扫雷。因为以前从没接触过,我的基础几乎为零。那段时间,我顶着30多摄氏度的高温,趴在杂草丛中,头戴防爆头盔,身穿10多千克重的防爆服与防爆靴,每天练习扫雷课目5个多小时。坚持了两个多月,我的扫雷技术进步明显,顺利拿到赴黎维和的“入场券”。

到达黎巴嫩后,我们接到了去雷场进行通道维护作业的命令。快到雷场时,同行的战友嘱咐我:下车后,千万别往雷场里丢东西,因为这些地雷都是黎以战争时布设的,多年日晒雨淋,地雷的性能已变得不稳定,很可能一个小东西的触碰,都会引发爆炸。

下车后,我穿戴好防护服,小心翼翼来到作业点,拿着探雷器开始搜排。突然,一阵刺耳的蜂鸣声传来。“不会第一次作业就碰上真地雷吧?”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又拿着探雷器,从左到右,由后至前,重新确认了一下信号源,蜂鸣声还是一样强烈,我便赶紧用喷漆对信号源位置进行了标示。

趴下身子,当我准备对信号源进行挖掘时,我明显能听到自己加快的心跳。只要按照作业程序来,就不会出错,我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开始作业后,我每挖掘一块泥土、清理一片杂草,都是按照程序来。20多分钟后,我终于将信号源周围清理完毕,原来是一个集束炸弹的残骸在作怪。

走出通道,摘下头盔,我的额头上依然在不停地流汗,但我的心情很畅快。这是我第一次作业,虽然遇到的是炸弹残骸,对我来说,却跟排除真雷没有任何区别。这枚弹片,我也一直保存着,因为它见证了我的成长。

 

\

浇筑“蓝桶”所需的混凝土材料,全靠官兵肩挑手提。

我们中国扫雷兵,都是“骏马”!

讲述人:李骏

说起扫雷,我已经是第四次执行维和扫雷任务,也算是雷场“老手”。但即便如此,依然会遇到很多让我捏一把汗的挑战。作为扫雷兵,必须通过联合国地雷行动中心的严格考核,取得联合国扫雷资质认证才能上雷场。这次维和,自然也不例外。按照相关规定,考核内容涵盖探雷器调试、信号源定位、拉雷、雷场救护等9个课目,而且要求所有课目必须一次性通过。

扫雷排爆的高危性,要求考生在进入考场时,要像进入雷场一样,全程穿戴厚重的防护装具。考核那天,气温已达40℃,套在防护装具里的人感觉就像蒸桑拿。但作为考生,我们必须保证每一个步骤、每一处细节都准确无误。

以拉雷这项考核为例,考核前就有探测、定位、安装滑轮、布线等7个步骤,只要错一步,成绩就会被判为零分。拉雷时,我要躺在20米外的地方,将地雷拉到一个呈45°角的防爆玻璃板上,反复考核三次,每次误差不能超过5厘米,才算过关。

在信号源定位考核现场,略懂汉语的考官道格森得知我四次维和扫雷,有丰富的扫雷经验后,对我说:“我知道,你的‘骏’就是骏马的意思。如果你能过我这关,我承认你是骏马,如果不能,抱歉,你就出局了!”

说罢,他从一个小盒子里抓出一小撮纤细的大头针,数了数,随手洒在作业区,埋进沙土。作为考生,面对考官刻意提高考核标准,我心里还是有些抵触:凭什么因为我经验丰富,就要临时给我提高考核难度?尽管如此,我还是深吸一口气,对着考官说出了我自认为最帅的一句话:“小意思!”

我径直走向作业区,开始对信号源进行定位。说实话,虽然我胸有成竹,但内心的压力还是很大的:万一失误,丢的可是中国军人的脸!我花了六七分钟,就完成了对信号源的定位。看了一眼时间,还有空余,为保证万无一失,我又用一分钟时间对定位点进行了确认。

“作业完毕!”我依然提前了20秒“交卷”,考官道格森当场“阅卷”。“6枚,没错!位置,精准!你,骏马!”考官道格森对我竖起大拇指,而在那时,我也伸出大拇指予以回应,说:“我们中国扫雷兵,都是骏马!”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 110
报警服务
不良视听
节目举报
中国
互联网协会
Copyright © 2015 www.red-china.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红色教育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2-2117172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国红色教育网的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网站ICP备案:粤ICP备15103222号-1 网络投稿邮箱:red-china@red-ch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