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红色教育网欢迎您!

甘草堌堆革命遗址
2016-01-18 16:35:48   来源:网络转载   评论:0

查看原图
  
  甘草堌堆革命遗址位于台前县清河乡甘草堌堆村。
  1933年秋,该村建起台前境内第一个中国共产党党小组。1942年9月27日,日军推行第五次“治安强化”运动,对冀鲁豫抗日根据地中心区濮(县)、范(县)、观(城)一带实施“铁壁合围”。冀鲁豫军区二分区政委曾思玉率部浴血奋战,在甘草堌堆突破日、伪“铁壁合围”,率领人民群众冲出包围圈。
  2001年10月1日,台前县政府在甘草堌堆村南黄河控导工程堤上立“甘草堌堆革命老区纪念碑”一座。2004年,甘草堌堆革命遗址被濮阳市委宣传部公布为市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遗址详细
  20世纪30年代初,富有光荣革命斗争传统的台前人民,不堪忍受统治者的剥削和压迫,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台前的“红色摇篮”——甘草堌堆这块热土上,点燃了红色革命的星星之火。甘草堌堆村地处台前县清水河乡西南,西与范县接壤,南与山东郓城、鄄城隔黄河相望,北依临黄大堤,地理位置偏僻。30年代初,黄河两岸旱、涝灾害频繁,加上兵荒马乱,土匪横行,地主豪绅鱼肉乡里,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人民需要一个英明、正确、伟大的政党领导斗争,共产党也需要广大人民的拥护和支持。
  1932年春,中共直南特委负责人刘晏春来到甘草堌堆村,他通过革命老人卢大爷,结识了有正义感的王性钦等人,经常向他们讲述革命道理,王性钦等人的思想觉悟迅速提高。1933年底,刘晏春介绍王性钦、卢兆德、孙连元、陈有福、王性聪5人入党,并成立甘草堌堆党小组,王性钦为组长。1936年又发展王福荣、王性尧、王性善等人入党,这年秋天,在王性钦家里建立了第一届党支部,支部书记王性善,组织委员王性尧,宣传委员王福荣,这是中国共产党在台前境内建立的第一个党支部。1937年秋,范县、寿张遭受水灾,甘草堌堆党支部一方面组织贫苦农民抗洪救灾,一方面积极发展党员。1937年至l938年,先后发展陈有贤、王性林、于士杰、陈兴理、王性和、陈有岭、陈有德等人人党,1938年底全村共有党员23人,l939年至l942年又发展了卢召太、王福连等十几名党员,进一步壮大了党的组织。中国共产党开始在这片土地上扎下根,并很快成长起来。
  支援前线
  革命的烈火锻炼了甘草堌堆党支部,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这里的党组织把一批批党员干部送往抗敌前线,同时领导群众开展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始终是一个攻不破、压不垮、不变色的坚强堡垒。
  1933年至l938年,刘晏春经常到甘草堌堆来,一住就是十几天。国民党政府曾布告悬赏,谁报告刘晏春的住处,赏现洋1000块,谁逮住刘晏春,赏现洋2000块,敌人还经常到村上去逮刘晏春。1935年秋天的一个上午,敌人来了一个骑兵连到甘草堌堆抓刘晏春,当时,刘晏春住在王性钦家里。王性钦大智大勇,就在他的家里招待敌我两方,终于使刘晏春安全脱身。革命老人陈友奎,在党支部的教育下,思想进步,立场坚定,他曾掩护过曾思玉、曾长柏及其家属多次,并在袭击敌人中立过许多战功。
  1937年春,上级党组织在甘草堌堆村建立了情报站,主要任务是传送鲁西特委和泰西特委的往返文件。当时提出“人在信在,有人就有信”,就是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文件落在敌人手中。1937年秋,王性善受刘晏春委托,把一份重要文件送往泰西,他扮成一个商人,把文件藏在鞋中,路上遇到敌人的几次盘问,都对答如流,过了好几个关口,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1939年,寿张沦陷,日本侵略者和汉奸残酷地对广大人民进行摧残,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这年冬季,杨勇、曾思玉带领的八路军来到寿张一带,打日军,战顽匪,在这里建立了抗日根据地。甘草堌堆党支部借机组织民兵武装,配合八路军,进行抗日斗争。1940年,全村发展武装民兵30人,配备长短枪30多支,他们配合八路军主力部队,保卫革命根据地,同时还经常去敌占区散发传单,扰乱敌人,打击敌人。1940年秋天的一个夜晚30多名武装民兵去敌占区耿王楼据点附近割电线、拆桥梁、扒公路,使敌人终日不得安宁,有力地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
  无论在抗日战争时期还是解放战争时期,甘草堌堆都是“支前模范村”,革命干部、八路军指战员一到甘草堌堆都亲切的说“到家了。”十几年的革命战争中,到底有多少党的干部及八路军指战员在甘草堌堆被掩护过、营救过,谁也数不清,我党、我军的领导人杨勇、曾思玉、刘晏春、曾长柏等都在甘草堌堆居住过。
  尽管当时群众生活十分困难,但是他们还节衣缩食,倾家纾难,给革命者送粮送衣,给伤病员买药治病,出工支前。
  铁壁合围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军大举南侵,华北大好河山相继沦陷。八路军挺进冀鲁豫,创建抗日根据地,浴血奋战,收复失地。对此,日伪军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调重兵,出动飞机、坦克,对根据地实施空前规模的进攻和残酷扫荡。日军由分进合击转向大规模的“铁壁合围”,根据地逐渐缩小,最后退缩集中在濮(县)范(县)观(城)和寿张县西南部的黄河两岸,这一带成为冀鲁豫边区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地带。根据当时情况,1942年5月冀鲁豫区党委提出的主要任务是:展开全面对敌斗争,加强游击支队的活动,开展对伪军、伪组织的工作,整顿民兵联防,准备夏季攻势。6月,北方局指出冀鲁豫形势的严重性,要求必须抓紧时机全面发动群众,开展群众性的游击战争。9月,刘少奇由华中赴延安路经冀鲁豫区时也指出“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巩固抗日根据地。”
  根据上述指示,结合边区具体情况,经过积极准备,7月初至8月间,我军展开全区性的夏季攻势,消灭了不少敌人,拔除了许多据点。同时游击支队积极活动,带领地方武装打击敌人。根据北方局指示,从8月20日至9月,又进行了秋季对敌政治攻势。就连日军在九二七“扫荡”前也不得不承认“盘踞鲁西一带的共军除经过1939年6月第十二军的作战及1941年第三十二师团的讨伐外,未受过大的打击。特别是第一一五师教三旅,几年来在鲁西建立了强大的地盘。当我方压力加强时即退散潜伏,压力减弱时即行活动,不断我方袭击,从冶安区夺取粮秣,对民众进行政治工作......该地区从7月份前后开始,企图进一步加强根据地,似正扩充兵力。特别是乘我三十二师团警备力量空虚之际,大有加强活动的趋势。”这也充分证明敌人对根据地磐石般的巩固和在我军夏季攻势面前惶惶不安。
  “金风却暑,玉露生凉”,冀鲁豫边区军民欢乐的渡过中秋节。正当八路军整训,党政干部下乡,广大群众高唱:“解放军的天是明朗的天”,积极开展生产运动,迎接更大胜利的时候,1942年9月27日(阴历八月十八日)拂晓,日军突然对冀鲁豫抗日根据地中心区濮范观一带进行空前规模的秋季大“扫荡”。本来敌人这次扫荡是早有计划,有准备进行的。据敌人《华北治安战》所载,敌第12军根据其所谓“肃正”计划,早已进行彻底摧毁鲁西根据地的准备工作。在日军冈村宁次的指挥下,土桥军司令亲自主持了由兵团长以下主要干部参加进行的图上战术、兵棋教育、现场指挥等研究工作,各参加作战的部队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进行了对我军战法训练。
  日军这次“扫荡”,妄图对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实施“铁壁合围”(敌人称完全包围),采取了突然袭击战术。日军参加作战的部队有石田支队的5个步兵大队,大熊支队5个步兵大队,轻装甲车一个中队,高原支队的骑兵两个中队、炮兵一个中队计6500余人。连同当地伪军共3万余人,并有飞机10余架、坦克30余辆、汽车400辆予以配合。
  在这次反“扫荡”中,战斗最激烈的是曾思玉(教导三旅政军、二分区军政委员会书记)指挥的教导三旅甘草堌堆突围战。9 月26日,他带领七、八、九团的第一连和各团班长训练队,共4个连的兵力,驻到郓城县北部的李楼准备召开地方党政军负责人会议,布置秋季征粮工作。当日夜,情况突变,发现敌情,并侦知日伪有“铁壁合围”企图,曾思玉率领部队和地方党政干部,北过黄河故道,于黎明前迅速转移到甘草堌堆一带。战士们非常乐观和自豪,风趣地做起打油诗来:“黄河两岸度春秋,不灭鬼子不罢休……”。27日上午7时左右,发现敌人打着太阳旗分路向我猛扑过来,曾思玉立即召开会议,决定乘敌人合围圈未形成之际,从东北寿张方向打出去。各连经过紧急动员,作好战斗准备。岂知,敌人又从西北方向压来,兵力更加雄厚。上午9时,敌军形成战略包围,中午开始向着甘草堌堆一带村庄逼近,四面八方响起枪声,日军轰炸机一架一架地从远方飞来,像穿梭似的在我军民上空不断俯冲扫射,疯狂地进行轰炸;敌人的侦察机也像饥饿的老鹰一样,在合围圈上空盘旋着;地面上的敌人打着大小不同的红、蓝、白、黑各种颜色的旗帜,向合围地区开进;敌人的坦克,汽车越过一条条抗日道沟,颠颠簸簸地爬行着,有的步兵还为坦克、汽车开辟道路;骑兵部队打着黑色旗子,在开阔地里穿来穿去。无数村落烟尘四起,炮火轰鸣,大小村庄均陷入极度混乱和恐怖之中。惊慌的村民呼儿唤女,四散奔逃,到处是一片凄惨的呼喊声。随着敌人的狂轰乱炸,密集的人群里血肉飞溅,尸横遍野。根据地不少县区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及军区后方工厂、医院、报社等单位的人从四面八方被迫转移到这一带沙滩上,与曾思玉带领的军民会合。下午3时,敌人进一步把集中在甘草堌堆一带成千上万的群众团团包围,枪声、炮声呼啸而来。在这块方圆不到3公里的沙滩上,人们被日军逼得无路可走,无处藏身,八路军走一步,群众跟一步,八路军走到哪里,群众就跟到哪里,人群把抗日沟挤得满满的。指战员看着生死与共的群众,没有眼泪和悲伤,只有愤怒的烈火充满胸膛,他们个个义愤填膺,持枪挺胸,愤怒地盯着敌人,誓与敌人决一死战。为了尽快突破敌人的合围曾思玉把所有部队集中起来统一指挥,一面保护群众,一面伺机突围。曾思玉冷静地观察、分析敌情:东北方向有敌人的骑兵和坦克用来卡脖子的,不能硬碰;西北和西南方向,从第一线到战术纵深,均有红、黄、蓝、白、黑不同颜色的旗子向合围地区移动,看来是敌军的主力;只有东南方向距部队和群众千余米的地段,有日本的膏药旗和几面红色的小三角旗子停在那里,在纵深处看不到其他旗子。日军判断八路军不敢从黄河沙滩上突围,搞的是一线式配置。曾思玉判明敌人的部署尚未调整就绪,决定动员部队坚决突围。他果断地命令八团参谋长王晓波带领部分部队沿着正南道沟,利用茵柳棵、大麻籽棵接近敌人,集中兵力、火力,发挥刺刀、手榴弹的近战威力,采取突然动作,向东南方向的敌人猛烈冲击。又命令组织轻机枪和特别射手,利用道沟、道沿就近射击,用准确的火力压制敌人,保障突围成功。正在手忙脚乱地在茵柳棵下挖工事的日军,发觉八路军的意图,立刻用机枪、投掷筒一齐猛烈射击。经过激烈的厮杀,第一次突围没有成功,一连副连长王清山英勇牺牲。情况越来越危急,但是这支有着红军光荣传统的英雄部队,在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难关头,万众一心,一点也不惊慌。这时,敌人的纵深炮火向我军民准备突围的方向猛烈轰击,企图阻止我军突围,子弹嗖嗖地在头上飞过,炮弹轰隆隆在人群中爆炸,阵地上到处弥漫着火药味,炮弹掀起的黄沙,遮天蔽日。敌人的每一次炮火,都会造成军民的死伤,有的妇女怀抱婴儿被炸的血肉横飞,有的孩子趴在地上哭妈妈,还有哭儿子和丈夫的,乡亲们向子弟兵高喊:“救命啊……”看到如此悲惨的情景,战士们的旧恨新仇一齐涌上心头,大家齐声喊:“曾政委.快下命令吧.我们和敌人拼了!”曾思玉果断地说:“同志们,第一次突围没有奏效,现在情况万分危急,每个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要起模范作用,全体同志要拿出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精神来,为死难烈士和父老乡亲兄弟们报仇,为人民立功。俗话说‘一人拼命,十人难挡’,我们要有以一当十、以少胜多的坚定决心。部队迅速做好冲锋准备,炊事员丢掉油盐桶,拿起扁担、铁铲同日军拼命,我们要把成千上万的人民群众从日本法西斯的屠刀下解救出来,机枪射手挂皮带端着射击,步枪上刺刀,手榴弹一律打开盖子,听冲锋号,所有轻机枪、步枪、掷弹筒对准日军的膏药旗,在900米宽的地段内,向茵柳棵下的日军一齐开火!4个连同时展开战斗队形,像猛虎下山一样地冲过去,只许向前,不许后退!一直向黄河南岸杨集、李集方向突围!”经过短暂的动员和准备,司令员吹起了冲锋号,随着昂扬激越的号音,八路军的机枪、步枪齐向茵柳棵下的日军开火,四个连的勇士同时跳出道沟,随着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一举突入敌人的阵地,敌人的机枪顿时变成了哑巴。英雄们霹雳般的喊杀声威震敌胆,更加鼓舞了军民的斗志,部队一鼓作气,在敌人阵地上同日军展开了生死搏斗,这个地段的100多名日军,被打得死的死、伤的伤,我军亦付出了数十人伤亡的代价,敌人的合围圈被撕开了一个大缺口,被围的群众扶老携幼,踩着日军的尸体,紧随部队,潮水般涌出了合围圈。突围军民迅速向南转移,奔向黄河故道。此时,曾思玉忽然发现日军骑兵部队从东北方向奔驰而来,立即命令骑兵班长朱孝治带领骑兵班在沙滩上狂奔扬起尘土,造成疑兵,并令骑兵抢先占领东北方向的小村,疏散在村北的道沟里,阻击敌人。须臾,敌军进入伏击阵地,我军伏兵突起,对准敌骑兵猛烈射击,敌骑兵受阻,后续骑兵望见满天尘沙,未敢近前,突围部队掩护群众胜利越过黄河故道,奔向黄河南杨集、李集安全地带。
  面对敌人的“铁壁合围”,我们还有一部分干部机智勇敢,虎口脱险。敌人“扫荡”时,二分区后方医院四所驻在甘草堌堆。据当时的看护员于永海回忆:该院所有干部医生50人,轻重伤号百余人,所部和特重伤员驻甘草堌堆。9月25日获悉日伪军在附近县增兵,有所警惕,待发现敌情后,干部在该村南瓜地里内,脚蹬手扒掩体,上有薄土和秧叶覆盖。27日中午,敌人骑兵遍地搜查,被其踏伤一些同志,但他们都忍痛严守纪律,未露目标,轻伤员化装成群众,重伤员隐蔽在地瓜窖内,留一气孔,上盖柴草,他们每天只能吃一顿晚饭。伤员在不能换药的合围圈中心,坚持了两天。29日晚,在我部队的保护下,安全往西北转移到朝城县王观村。这次扫荡中除了炊事班长付登弟因筹给养被俘(到济南后释放)和于永海找领导联系时被发现打伤脱险外,余者无伤亡。由于他们巧妙隐蔽,虎口存身,“扫荡”过后受到领导表扬。
  在反击日伪大“扫荡”中,八路军许多英雄为国捐躯。第八军分区政治部主任魏金三、教育、教导三旅民运科长陈伟、八团一连副连长王清山英勇牺牲,八团教育参谋长韩国栋在突围冲杀中身负重伤,宁死不当俘虏,爬到茵柳棵下,烧毁皮包里的文件,壮烈殉国!甘草堌堆村的陈广银、陈光乾、王性春、孙连元、王兴波等人英勇奋战,不幸牺牲。在这次反“扫荡”中,我根据地军民毙、伤、俘日伪军300余人,其中毙伤日军黄番中尉以下数十人,并缴获枪百余支。但我地方机关、学校和群众却蒙受了日寇烧杀奸淫抢掠的严重灾难,是抗战八年中受到的一次最大浩劫。我党政军民伤亡279人、被俘116人、失散873人、被抓走群众600余人。房屋用具被焚烧,粮食牲畜被抢掠,妇女被糟蹋。更令人愤恨的是禽兽不如的敌军竟在被奸污的妇女阴道内插如麻杆,活活捅死。他们还在面缸里拉屎,在饭锅里撒尿,往井里投脏东西。日军对逃难群众像赶牲畜一样,青年人许多被抓当苦工……
  由于我们军民干部亲密无间,不少基层群众发扬了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掩护了不少干部。日军冲入甘草堌堆后,抓住村民陈光乾逼问八路军伤员藏在哪里,陈光乾为保护八路军及党政干部,宁死不屈,被日军扔入大火中,陈爬出后又被扔进去,最后活活烧死。王伯房之父为保护抗日人员被枪杀。陈广齐因不出卖抗日人员被日军反复灌凉水数次后冻死。八路军司务长胡克正和甘草堌堆村包括王性全在内的8名群众一起被捕,押往济南审问时,王性全不顾生命危险,一口咬定胡克正是他的弟弟,在家务农,挽救了胡克正。这种亲密的军民鱼水关系,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才能做到。
  甘草堌堆坝
  新中国成立后,台前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团结一心,客服重重困难,大干苦干,努力发展生产,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但是黄河日趋北移,1964年,甘草堌堆段河道大溜顶冲,日坍耕地数十步,黄河大有改道顺堤行洪之势,滩区百余村危在旦夕。时任中甘草堌堆公社书记的邵化范心若火焚,三赴郑州为民请命。省委常委刘晏春心系革命老区,数邀黄委会及豫鲁河务局领导听取汇报,议定兴工控河事宜。县第二修防段详察河情水势,博采古今治河之策,遂定筑坝控河、固滩保堤方略。是年秋,甘草堌堆公社民众风餐露宿,力战狂流,于甘草堌堆村南抢修草坝3道,以柳石枕裹护,暂缓水势险情,滩区人民将此坝称为救命坝。l966年获民办公助,是年l0月17日至ll月17日,筑石坝20道,控河3000米,原草坝设计建为石坝。工程竣工后,险情排除,后续修加固。到1996年,共计建成石坝38道,控河3600米,总投工l0万余个,投资367万元。此工程开黄河护滩控导工程之端。l984年,县政府将第一道救命坝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革命精神
  在改革开放新时期,为让革命精神永远激励下一代,应甘草堌堆村群众的迫切要求,由全国劳动摸范、原清水河乡党委书记邵化范倡导,经多方联络,在县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在市、县河务局和台前县史志办、清水河乡党委、政府的大力配合下,县政府多方筹资,于2001年l0月1日在甘草堌堆村南黄河控导工程堤上竖起甘草堌堆革命纪念碑四面碑一通,甘草堌堆村民立卧碑二通。
  甘草堌堆革命纪念碑正面碑文分别刻有台前中共建党第一村纪念碑文、突破日伪“九二七”铁壁合围纪念碑文及甘草堌堆坝碑文。台前中共建党第一村纪念碑文记述了甘草堌堆村成立党支部,后来发展党员,建立情报站,传送党的文件,建立民兵抗日武装,成为支前模范村的前后经过;突破日伪“九二七”铁壁合围纪念碑文记述了当年曾思玉带领军民突破日伪军围困,与敌人激战的经过;甘草堌堆坝碑文介绍了新中国成立后,当地党群协力与周边村建成台前境第一处护滩控导工程的经过。甘草堌堆革命纪念碑背面碑文介绍了甘草堌堆村的历史归属,及其作为革命纪念地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为党的事业做出的卓越贡献,以及新中国成立后,当地党群协力建坝,建成标准化学校等重要大事。
  甘草堌堆村作为宣传台前革命历史的“活教材”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近年来,县委、县政府以及清水河乡党政府非常重视利用甘草堌堆革命纪念地对广大党员和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每年清明节、“七一”、“十一”前后,清水河乡党委、政府组织当地中小学生到甘草堌堆革命纪念地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甘草堌堆革命纪念地所蕴含的革命精神将永远激励着台前人民以饱满的热情和坚定的信念,自觉投身到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洪流中去。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 110
报警服务
不良视听
节目举报
中国
互联网协会
Copyright © 2015 www.red-china.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红色教育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2-2117172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国红色教育网的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网站ICP备案:粤ICP备15015222号 |粤ICP备15103222号-1 网络投稿邮箱:red-china@red-ch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