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红色教育网欢迎您!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红色教育 > 红色精神 > 正文阅读
仲元图书馆
时间:2016-01-26 17:09:28:   来源:网络转载   评论:0
  
  
  仲元图书馆位于解放北路越秀公园越秀山镇海路,为纪念辛亥革命将领邓仲元而建。
  
  仲元图书馆简介
  
  1927年由国民党元老李济深提议创建,由建筑师杨锡宗设计,式样仿北京的文华殿,民国十八年(1929)奠基,次年建成。坐北朝南,大楼占地面积253平方米,总面积7600平方米。钢筋混凝土结构,富丽典雅,具有民族特色。门楼建在正面小山冈前,立柱采用水磨青砖砌建,铁门和柱顶装饰为中西合璧建筑的特色。
  
  主楼总面阔41米,总进深22米,建筑面积2241平方米,高两层,重檐庑殿顶,绿色琉璃瓦。水磨青砖砌墙,花岗岩石墙脚,以水泥仿木构斗栱和飞檐翘角,额枋、雀替用彩绘的瓷片装贴,门框饰雕花,围廊水洗石米圆柱高峻;台基仿清代宫式栏杆,雕式考究。正面门内两边有一转曲楼梯直上内层三楼,室内有一道楼梯可上二楼和三楼。一楼后半段建有地下室。
  
  图书馆建成以来,始终未正式对外开放。1946年,广东省立艺术专科学校于8月至次年6月曾借旧址为校址。建国初期,旧址曾为广州市博物馆。1953年,该馆移至镇海楼,辟旧址为自然部陈列室。1957年,广州美术馆成立,以该馆作馆址,在大楼后新建画廊。1990年,在正面兴建回环碑廊,镶嵌海山仙馆摹刻的历代书法丛帖刻石。大楼前水池两边又各建一小陈列室,并在水池前、小山堆竖立体艺术雕刻各1座。
  
  邓仲元简介
  
  在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侧,有一座民国陆军上将之墓巍然壮观,这就是邓铿墓。该墓有孙中山先生亲题的墓碑,还有胡汉民撰写的“陆军上将邓仲元墓表”碑(邓铿,字仲元。编者注),以及神采刚毅、手握指挥刀的军装立像。置身墓园中,仍能感觉到昔日粤军将帅的英勇气魄。
  
  邓铿的名气有多大?他弱冠从戎,和陈炯明淡水起义,打败晚清提督秦炳直,吓得清官员弃城而逃,是光复惠州的功臣之一;领衔粤军第一师,威震全国,叶挺、蔡廷锴、蒋光鼐等著名将领均出自其门;斡旋于孙中山与陈炯明之间,为孙陈统一战线鞠躬尽瘁;遇刺后被孙中山以大总统的名义追赠为陆军上将。孙中山在唁电上说,邓铿“平日忠于国事,勇于奋斗……壮年遽殒,不止粤中惜此人才也”
  
  为起义毁家也在所不惜
  
  邓铿,字仲元,原名仕元,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生于今广东梅州市梅县区城东镇金盘堡,7岁时随父亲邓金生经商落户淡水。淡水邓氏是当地的名门望族,自清乾隆年间开基淡水后,邓氏先人历代经商,积聚了大量财富,到清末时人才辈出,铁面御史邓承修就是杰出代表。邓承修在中法战争后告病回乡,这一年正好邓铿出世,在幼年时,邓铿已深受邓承修铁汉精神的熏陶。
  
  邓铿的一生,有道不尽的荡气回肠。他少时就学于邓承修一手创建的崇雅书院,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入读广东将弁学堂,次年任将弁学堂步兵科助教、公立陆政学堂教习,并秘密加入同盟会。光绪三十三年,他任广东新军学兵营排长,代理左队队官。宣统元年(1909年)任黄埔陆军小学堂学长,次年即加入广州新军,参加黄花岗起义,从此步入长达十多年的戎马生涯。
  
  1911年,黄花岗起义前夕,广州地方官吏在事前已有所察觉,采取了一些措施防范革命党人入城。此时,邓铿的父亲曾在广州小东门开设有广丰米店,邓铿便以米店为潜入广州的革命党人提供住所,并表示如有不测,毁家也在所不惜。遗憾的是,黄花岗起义以失败告终,邓铿也不得不逃亡海外。
  
  身先士卒迫降秦炳直
  
  1911年9月初,陈炯明和邓铿等人秘密潜入淡水,首先在淡水发动当地农民和手工业者百余人围攻淡水警署,缴枪三十余支,子弹千余发。随后参加起义的民众愈来愈多,两日之间发展到五百余人。当时,起义军共编成七个大队,陈炯明为总司令,严德明、邓铿、陈经、丘耀西、陈焯廷、谢子瑜、黄德修等七人为各队大队长,邓铿兼司令部参谋长。9月8日,各队民军举起革命旗帜,到平潭白泥塘一带集中,布置驻守阵地,准备进攻惠城。
  
  当时驻惠州的广东陆路提督秦炳直闻报,一方面忙不迭地募兵筹饷,另一方面又调各地巡防营兵到惠城候命。这时惠州府、县两城城门均有兵巡守,除府城大东门和县城西门留为交通孔道,仍旧开放外,其他城门一律关闭。
  
  9月9日拂晓,革命民军千余人由白泥塘出发,其军事目标是夺取归善县城。时清兵巡防营六百余人集合在馒头岭(今文头岭)。11日民军在馒头岭与清军相遇,两军交战约五小时,互有进退和伤亡,清军以为民军英勇,不敢恋战而退守原防。次日战况仍呈胶着状态,未分胜负。第3日(即9月11日)两军激战于马安,民军冲破清兵防地,占据了险要的地区二圣宫。有史料记载当第一军进入永湖、马安之间时,清军援兵赶到,民军兵力少,且武器装备也远不如对手,前线一度告急。就在这危急关头,邓铿亲率生力军民兵百数十人加入作战,力敌清军数营之众,硬生生将敌军击破。在战斗中,邓铿身先士卒,在枪林弹雨中率众冲锋数次,连帽子的帽结都被流弹击中打飞,可见战斗的惨烈凶险。是役,清军元气大伤,不得不困守惠州城。
  
  9月l6日,大势已去的秦炳直接受惠州知府徐书祥的相劝,同意献城。19日,惠州光复。秦炳直下令开通府城东门,恢复与县城的交通。当日上午8时左右,邓铿、洪兆麟等统率所部士兵,由县城出发,经水东街过浮桥直进府城,沿途商店燃放爆竹欢迎。各队民军相继进城后,由起义军司令陈炯明领衔发出布告剪发和安民,易归善县为惠阳县。
  
  骁勇善战成孙中山股肱心膂
  
  惠州一战,邓铿声名鹊起。广东全省光复后,邓铿升任广东陆军第一混成协协统,广东都督府陆军司长兼稽查局长,后改任都督府参谋长。广东都督胡汉民十分器重邓铿,想把胞妹嫁给他,但是邓不想给人落下高攀富贵的口实,竟婉言谢绝。
  
  在广东军界中,邓铿称得上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在胡汉民掌粤时期,他被授为陆军中将,出任国防重地琼崖镇守使,后起兵讨伐袁世凯,与被袁世凯任命为广东都督的龙济光激战于三水,失败后逃亡日本。1914年,邓铿追随孙中山在日本加入中华革命党,任军务部副部长。从此之后,邓铿一直是孙中山手中一颗得力的棋子,在讨袁(世凯)驱龙(济光)、护法援闽等战事中打了无数硬仗。在当时,邓铿与朱执信、廖仲恺被同视为孙中山的股肱心膂。朱、廖二人是政治活动家,邓铿则是掌握军权的重量级人物,孙中山在军事活动上已经到了缺邓铿不可的地步。
  
  邓铿待人仁厚,律己廉洁,治家节俭,常常以减衣缩食来勉励家人。在福建征战期间,他对自己的要求尤为严格,“月受俸仅百二十金,即平日轻慢公者,亦为赞叹而敬服”。他经常对下属和朋友说:“近来人心常以做官为黩货途径,及其已得,则消耗与嗜。即稍稍储积,其结果不过增加自身罪恶,而陷后人于有恃无恐,不克振拔之地而已。”闻者皆服为名论。难怪胡汉民称邓铿为“武人之中,高节远瞩,惟公为能”。
  
  1917年,粤军成立,邓铿任粤军总部参谋长。1920年,邓铿又被任命为第一师师长。在粤军中,第一师堪称全军模范,这离不开邓铿的强军政策与人格魅力。在当时,人们一谈起孙中山的基本革命部队就说到粤军,一说起粤军就说到第一师,而师长邓铿的人气又最高。从第一师走出去的著名将领,如李济深、邓演达、叶挺、蔡廷锴、蒋光鼐、余汉谋、薛岳等,皆以出身第一师为荣耀。
  
  广州销烟遭仇敌暗杀
  
  邓铿治军严谨,廉政不阿,嫉恶如仇。他对军中不肖分子包庇烟赌的行径,毫不徇情,并多次派出宪兵,专门缉拿偷运烟土的官兵。有一次,他在广州晏公街缉获烟土两百多担,查明是陈炯明的部署洪兆麟、陈炯光、陈觉民等人伙同所为。邓铿与陈炯明虽是生死患难之交,但是邓铿并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召集广州各界代表和各国驻广州领事,共同监督将烟土焚于东郊。此举被当时的人们赞颂为林则徐之后的第二次大规模焚毁鸦片。有人劝他办事不要过于猛烈,邓铿则说:“怕死则不必作革命事业,丈夫宁玉碎耳,何虑?”但是,此时的邓铿还没有想到,他的正义之举,已经为他日后遇刺埋下了祸根。
  
  1922年3月21日傍晚7时,邓铿从香港返回广州,在广九车站下车,即将登上汽车前,忽然人群中响起了枪声。邓铿身中两弹,一弹掠过腹部,微伤,另一颗子弹则贯胃部而出,重伤。邓铿中枪负伤后第一时间仍想奋力抓住凶手,但是伤重不支,只好马上命令司机赶回省署。见到陈炯明和家属亲人后,此时的邓铿已隐隐感觉到性命难保,遂告知后事,最后叹息说:“天下不能容好人,付之叹息而已。”就是邓铿临终前的这句话,引发了后来人的无限猜想。
  
  邓铿并没有因为伤重在当天去世,而是被送到中法韬美医院紧急救治无效后,在两天后与世长辞,年仅36岁。据史料记载,邓铿的枪伤本来有希望治愈,但是由于邓患有轻微的肺痨,胃腹两处受伤引发了严重的并发症。3月23日上午5时,药石无灵,一颗闪耀的军事明星就这样陨落在岭南大地。
  
  1935年,民国当局决议,在革命纪念日简明表内增订3月23日为“先烈邓仲元先生殉国纪念日”。胡汉民在该年追忆邓铿时曾说过一句话:“总理革命数十年,直接奉命为主义前趋之军人,当推仲元先生为第一人。”
  
  邓铿卒后,被追赠为陆军上将,葬于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之侧。邓铿之死在广东引起了巨大的震动,许多城市都有悼念活动。这份悼念,直至今天仍能让人深切感受到,比如惠州西湖荔浦风清的“纪邓山庄”(今已不存),以及今天仍傲立丰湖的仲元亭;在广州,有肃穆的邓铿墓和仲元图书馆,仲元中学;在梅州,有仲元东路和仲元西路,还曾筹办过仲元职业学校等等,都是对邓铿永恒的纪念。
(责任编辑:中国红色教育网-news )

喜欢
共有0人喜欢 共有0条评论
发  布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 110
报警服务
不良视听
节目举报
中国
互联网协会
Copyright © 2015 www.red-china.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红色教育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752-2117172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国红色教育网的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网站ICP备案:粤ICP备15103222号-1 网络投稿邮箱:red-china@red-china.cn